香山四部曲之二||最无聊的爬山也胜于无所事事-野汉坡



最无聊的爬山也胜于无所事事——野汉坡

 

1

周末,清晨五点。窗外小雨沥沥。

起床洗漱完毕,坐电脑前打游戏。约好爬山的友人小窗我:遇雨,活动改明天?

我在微信里回他一个电玩画面,留言:等雨停吧,春雨贵如油,下不久的。

友人说:山地太泥泞。

我不置可否,喜欢探索未知的欲望,重燃上脑髓。一个简单的香山,是要去看个究竟的。

 

2

上次走完猛男崖,眼看一条岔路通往狗头岭,当时无法分身,这个遗憾本星期必须弥补上。

八点,鸟声啾啾。天已大亮。雨止,起身乘车前往,熟门熟路。

香山邮局前,驴友熙熙攘攘。

走上碧云寺门前的石板路,据说宽大厚重的条石来自火烧后的圆明园。顺塔身后的小道儿努力上行,来到边上有厕所的那道防火栅栏门前。

一位塔身后的居民,正双手叉着腰立在那里,他短发毛衣,体态魁梧厚实,正对一群问路的驴友们大喊着:……野汉坡,那不是在山上么。北有好汉坡,南有野汉坡。

他比比划划,野汉坡的名字实在是特立独行。我看到他指的山上的方向是狗头岭。

 

3

过柴扉前,遇到一位坐在路边绘香山水彩画的路人,四十岁女性,消瘦,面色保留了大量的紫外线。停住攀谈几句,她说:坐下来有半小时了。

我仔细告她周边山的名字,比如猛男崖、香山北围墙、野汉坡、挂甲塔……她认真的记在一页水彩纸上,字迹工整清秀。录好,我已离开,她才想起要微信。

 

4

野汉坡,原名狗头岭,别名狗角岭。现在一律改为野汉坡。它听上去比狗头岭上口,还对应着香山好汉坡,果然强悍的段子手深藏民间啊。

野汉坡大致分三部分,下面一段为泥土路,小道儿清晰,之字形沿着岭脊盘旋而上。坡度陡峭,消耗体力。我去的时候,一场春雨过后,刚好把裸露的浮土压实了,走起来脚下舒服,不会裹挟浮尘。

中部为著名的裸露岩石族群,可以任意攀玩。网上著名的一段有绳索的崖壁小路,就出自这里。因个人体质不同,攀爬难易因人而异。我倒觉得难度很合适,不太险也能玩。

这时,追上来一位六十七岁老者,笑呵呵跟我一起爬这组岩石。他高个子、双眼幽深。唯独脸部皮肤呈痤疮后遗症状,不光洁也不平滑。闲谈几句,倒也不寂寞。

 

5

所谓狗头岭名称由来,是说这里的一组石头,很像狗头。但我换了很多角度,反复看后,依旧找不到任何犬科动物的首部特征,也许图形思维太弱。

野汉坡最上头一部分,是穿越松林小道。小路尽头与猛男崖上来的小路,正好汇合。

爬到这里的岔路,他执意要去从猛男崖下去。我要走猛女沟下挂甲塔,由此分道扬镳。

 

6

在附近的岩石上做好路标,四位驴友分两组赶上来。道狭窄,追上来的俩人一高一矮,高个一身黑衣,手里握着一个汉堡包,嘴里鼓鼓的。矮个红色上衣,行动如风。他站在一处崖壁前,俯视深谷,对高个子说:从这里下去,能开路。

我随便也看他指的那地方,荆棘密布,陡峭异常。这时高个回话:你带上绳子。

我忙问,你们是要开线么?户外这么久,第一次看到开线的大神级人物了,有几分小激动。

高个子不屑一顾,回说:已经开了两条了。他当然指的是我才走过的猛男崖、野汉坡。

我追着问:为什么叫猛男崖?

他说:群里有个朋友ID叫猛男。

 

7

我问:你们叫什么群?

回答:玩遍香山。

我又问:要去挂机塔,怎么走?

回答:别走那边,被树杈挡住了。跟我来!

我又问:领队叫什么?

……我痴情的疲倦脚步,赶得上他们变心的翅膀。终是望其项背,一人气喘吁吁的沿着小道慢行,在山脊处奔右下去,那里是一条清晰的小道,因流水冲成深沟,很多碎石和野桃树核散在土地上,走上去很滑,这就是猛女沟。

从这,我下到挂甲塔。

 

8

在挂甲塔上的松林坡,四周萧条,枯枝败叶遍地,旷野寂静,悄然无声。我不知所去,一道粉影在松林后闪烁。遇到一名越野爬女性,双腿如两根筷子在移动,上身服装相当单薄。

我眼睛不敢在她身上停留的细看,问路。她也疑惑的问路。对方的姿色,注定了分手也在一瞬间。

我闯到挂甲塔下的门洞,坐下饮水吃路餐,兼解答过往新驴的免费咨询。

再后来遇到一位领队,半熟脸。


2022/3/13

伊森Eason发表于03-13 10:12  
分享到 
(782次阅读/1个评论/0人赞过)
    雨夜聆聽
    不错,写的很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