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户外夺命路——凤凰岭杏花村大陡坡



 



 

 

 

 

再探户外夺命路——凤凰岭杏花村大陡坡
  1、起因
  以前写过一篇《一探北京凤凰岭杏花村大陡坡》,因止步于绝命崖未完全程,所以那篇“初探”仅停留在情怀上。周末打算看邢台古城,阴错阳差未成行。绿梦跟我说:去杏花村大陡坡看看?!我惊奇这位前恐高症驴友为何热衷此线?他说:在其他驴友发的照片上见过大陡坡。

  2、入山口
  北京凤凰岭大陡坡位于凤凰岭景区中线附近。凤凰岭山脚下南北向的主干柏油路边,有一块刻有“杏花村”红色大字的石碑,由此转入路边有一座假山喷泉的岔路,沿石板小道儿前进,很快能见到路边有一绿色铁丝护网,钻过护栏网进入杂草丛生的山沟,沟里有遗弃的半成品石料,前行不久就到了凤凰岭大陡坡的入山口。
  其实凤凰岭大陡坡的线路,排列组合有很多种,绿梦与我走的这条线路是入门级。因自身体能弱,每次都围绕一个难点欣赏。

  3、大陡坡的难点
  这次攀爬杏花村大陡坡是自下而上,也就是所谓的顺穿。这条户外线路概括的描述就是从凤凰岭山根沿沟谷中裸露的数组岩石石脊上攀爬,升高约四百米后,上接景区台阶路。其中每组岩石石脊的仰角都较陡,需附身贴近岩面,四肢攀爬向上,有点像壁虎游墙。
  杏花村大陡坡的难点在开始部分的绝命崖,即沟谷里数组裸露的天然大岩石组成一面巨大的石坡,远观如瀑布般光滑,总体可视为一个长方形的巨大岩面,颜色灰白,中间有几处岩体挂着宽宽的、流水冲刷出来的褐色痕迹。纵观岩场真的很壮观,东西稍窄有几百米,南北纵深近千米。
  攀过绝命崖后进入沟谷继续上升,线路或地出现泥土、碎石、灌木路面与岩石石脊交替路面。难度系数比绝命崖小些。这路段只要用心,基本上都能完成预定上升。

  4、绝命崖下半部分
  绝命崖理论上可分为两部分,以一棵顽强生长在裸露崖壁上的矮柳树为界线。矮柳以下是绝命崖的下半部分;矮柳以上是绝命崖的上半部分。
  绝命崖下半部分,攀爬起来有好几条路线,可绕行沟谷岩壁右侧灌木,也可顺沟谷岩石缝隙攀到尽头。尽头是一处凹进去的如“门”字的小断崖,约七十度,被水流冲染成了深褐色,岩面光滑,仅一侧有缝隙可用,从这里攀上去,可与绕行汇合。我管这个小断崖叫“门徒岩”,即入门级徒手攀爬的岩石,坊间有女驴友从此上去的视频流传。
  我计划让绿梦爬通往小断崖的岩面,我绕行到上头做好保险后再顺绳索降下来,两人一同从小断崖上去。可绿梦恐高没走到小断崖那里就改道了,我们只好继续绕行。
  来到一处坡面岩石,虽然光滑可有一定摩擦力,但因为回看的视觉冲击大,心理紧张,不敢冒然行动。我就让绿梦带绳从右侧绕上去,再甩下绳来,我轻握绳索的载愣上去。
  有一处岩石很有特点,站立面光滑、平整、有坡度,关键是平方米宽广,如唐三藏的晒经石,也被水流冲刷成了褐色。岩石靠沟谷侧有半人高的护墙,如倒放的长方形石柱,朔长的直通向上,护墙石下有缝隙。
  我回头看了一下陡坡,几脚冲过晒经石,直扑到护墙上。勉强勉强站立好,一手握牢护墙的上部,另一手附身握牢岩石下部分的缝隙,慢慢向上挪动到岩石的尽头。绿梦也效仿,双双来到了绝命崖的下面。

  5、绝命崖上半部分
  绝命崖下面的岩石有很多突起,是很好的手点、脚点。我仰头看那株矮柳,只看到它乱蓬蓬的干枯枝条伸出崖面,无法了解上面岩石的情况。
  绿梦在后等待,我把绳索做了一个秤人结,套在一处岩石突起,作为安全锚点,开始攀爬。说实话,绝命崖爬起来并不难,关键是那种开阔的崖面,如果没有保险绳索,会很考量人胆。
  顺利的上到矮柳岩壁处,这里是一个凹陷的小小平台,存了些流水带下的泥土堆积,原来碗口粗的柳树就靠这存活。我将绳索固定在柳树根部,绿梦人高马大,吭哧吭哧的顺绳上来了。坐在矮柳那里,我们喘息片刻。这里能看到绝命崖上半部分的全部境况,视野开阔。
  我没急着继续,想好此处的后撤线路。
  绝命崖上半部分的巨大岩石面,有一条很斜的岩石凸起一直横向延伸到裸露的岩石另一侧。绿梦感觉能借用的走过去,但我观察那凸起的尽端,还要上一个几米的陡坡,没了保护和借用,境况会很尴尬。
  我否定了这个方案!
  细看矮柳岩石的近前,有一溜儿向上、稀松排列的窄小楼梯样岩石。我感觉可借用,再看靠上一些,还有之字形可迂回继续。我决定从这里上去,虽说看下面会发晕,但到了目前的境遇,用绿梦的话来说,回不去了,只能继续向上!
  我首攀,身后拖着长绳,有绿梦的保护,胆子大了些。顺着那些凸起,顺利的攀上去了。再把绿梦拉上来。我们面前是绝命崖上半分的开阔岩壁,这有一条小腿深得长长的、横斜向上的凹槽,我们顺着走到尽端。
  尽端就是一个倾斜的崖壁,这里没有任何安全锚点可用,但我的胆子变得大了些,想即使滑脱也无大碍,我就徒手攀爬,其实上到顶后,我会看那爬上来的岩石,有很多的明显凹陷,虽不深但可完美的借用,关键是心理要稳定。下面的绿梦向上抛给我绳索,几次都没成功。我劝他戒躁,结果是他也顺理的爬上来了。由此,开启大陡坡的另一程。
  下山的时,绿梦讲:下次再也不来了,谁知这么险!

  唐潮
  2020112日星期日

 

伊森Eason发表于01-13 00:31  
分享到 
(390次阅读/6个评论/0人赞过)
    伊森Eason
    期待更多的人来玩这条线路
    伊森Eason
    顶上去
      这里的游戏规则是发贴者自己顶不上去,我来帮你顶这篇唐潮贴。
    一直走
    咖啡
      谢谢您的咖啡
      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