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大峡谷穿越


幽州大峡谷穿越

 

幽州大峡谷是永定河大峡谷的一部分,起点是官厅水库的大坝,终点是幽州村。幽州,这个名字,在历史上可是赫赫有名,如雷贯耳,没有去过的驴友一定馋出二两哈喇子!

穿越的起点是北京和河北的省界。北京一边柏油路宽畅,在市界尽头还修了个停车场。河北一边就是仅容一车行驶的水泥路。

从北京界下车徒步,河谷两侧山崖壁立,山体由石灰质平行页岩构成,石质破碎,山形百变,植被稀疏,崖壁上不时看到有山洞出现,隐约可见道路形迹,这就是幽州古道,古道凿崖壁而过,形成多处山洞路,比现在的公路要高出河面许多,也就是挂壁公路。想必以前永定河时常泛滥,道路不得不修得高些,现在上游修了官厅水库,控制了永定河,道路就可以沿河边修建。不过那些遗留下来的老的挂壁公路,却成了拍摄的好景致。北京许多人要跑到全国各地去看挂壁公路其实这里的挂壁公路就很好看,离北京又近,还不用买票。

徒步不远,就有一处废弃的挂壁公路,洞顶和侧壁的大小已经铺满洞底,拍摄还要处处小心。穿过这段三四百米的废弃挂壁公路,继续向幽州方向而去。

沿河边水泥路走不远,穿过一片枣树林,过桥就是幽州村。幽州,听名字还以为是个多大的地方,其实只是建在河边山坡上的一个小村,初见有点失望。应该不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幽州城。深山中的幽州村应该是个幽静的乡村僻野之地,但村后飞架的铁道桥,纵横的高压线,让你感觉这里也不得安宁。幽州是个古村,但已经没有了古味。多数房舍都是新盖的红瓦房,只有街道还是石块铺就的古道我们努力在村里寻找古村的遗存,残存的房舍石砌的墙围,土坯的房墙,堆叠的柴火,我们努力从中读出幽州村的古老,读出流水诗书。几个老屋实在变化不出沧海桑田,没有什么可看的。

街头三五村民扎堆聊天,使我想起小时候农村的景致,想拍下村民闲聊天的场景,但怕被拒绝,也怕打扰了他们聊天的兴致。感觉这个小村应该有些厚重,却始终找不到厚重的入口,永定河从村流过,河水畅殇。如果开车停在河边,找棵柳树下野炊野营,下水嬉戏还是不错的。河水清澈、水华舞动,鱼虾浅翔,水草茂盛。

从小村的西北小路离开这个古村,进入秋末的河道。河弯里的庄稼已经收割,河边的柳树呈现出一眼看不到头的滚滚黄色,芦苇枯黄,芦花雪白,河水静若明镜,蓝天白云,金黄色的柳树倒影入景,如同油画般静谧,如诗如醉也不过是这样的境地吧。人在画中,画在景中,移一步景切情痴,走一程如梦如幻。沿河边生长的柳树树叶金黄透彻,好像给永定河镶了金边。很想沿着河边一直走下去,但河谷被永定河百曲回肠地割断成多段,这边哪头的河水冲击出的断崖下是深水河湾,深水无法徒涉,断崖无法攀爬。不论你走哪个岸边,都不能通行。小道通过一座木桥,离开河道,穿过农田枣树林,慢慢地爬上山坡,和狭窄的崖壁公路汇合。

崖壁公路两旁分散着块块枣园,多数是金丝小枣,村民说这里的金丝小枣比赫赫有名的沧州金丝小枣还要好吃。现在早已过了收获的季节,但枝头依然可以看到一些已经干瘪的枣释放着红红的诱惑有的地块地下铺了一层的红枣,看着真心疼呀。拣拾几个尝尝,真的很甜。

这里的土地也和全国一样,有的人外出打工,把家人也带了出去,留在村里的果园和土地没有人照顾,任其荒废。土地荒草萋萋,果园无人打理,任凭风吹果落,铺满一地,慢慢腐烂。我们尽力地拣拾些,减少些浪费,可是落果实在太多,后来也就没有兴趣拣了。

居高临下看永定河,河水在峡谷中左冲右突,雕刻出了九十九道弯的感觉。河两岸都是柳树,柳树变色晚,落叶也晚。当柳树落完了叶,北方生机勃勃的大地就充满了萧瑟。现在的柳树正是变色最佳时期,高大的身躯都被金灿灿的树叶包裹着。

水泥路很窄,路上不时有小车通过,对面也偶尔有车过来,两个车会车那可是个技术活儿。窄窄的路面,隔一段会有个会车点,如果两车不是在会车点相遇,必有一方要倒车避让。山道弯弯,坡上坡下,真是考验技术呀。如果是两个车队相遇,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开车走这条线,从北京方向往官厅水库方向开是比较好的,因为大部分车是这样开的,起码会车的次数要少好多。

我们一路拣枣,一路赏景。公路开始钻洞,真正的挂壁公路开始与我们相伴。洞内仅可以通过一辆小车,绝不能会车,路面是六角边的块石,很平整。沿河边的洞壁上凿有洞窗,有的与地面齐平,有的在半壁上,挂壁公路内的光线还是不错的。由于挂壁公路几乎是直线,即使你从洞窗探出身体也拍不到挂壁公路那一串的洞窗奇景。挂壁公路并不是一段,而是六七段,有两段比较长,都在百米以上。从4.3公里处到7.3公里处这3公里内有三段挂壁公路,其后从15.6公里处开始,到17.1公里处止,有3段挂壁公路。当中这段没有挂壁公路的公路就是一般的水泥路,一边河水荡漾,岸边柳树婀娜,枣林萧瑟,一边山坡田地,枣树枝虬叶秃。和前面走过的枣树林一样,枣园里落满红枣,虽然也看着有人进去拣过,但落枣太多,我们也没有了拣枣的兴趣,看着那些红枣,于心不忍地走过。

大峡谷中的旧庄窝村是个比较大的村,水泥路从这里开始变得宽绰了一些,多数路段可以会车。

16公里处开始河谷的景色更为出彩。河道变宽,支流纵横,柳树满河谷都是,那些金黄色便铺满了峡谷,好像山谷滚动着金色波涛。一桥飞架,列车奔驰而过,水库大坝横亘眼前,白练如瀑,轰然而下,那是水库的泄水口正在演奏着水的乐章。

沉浸在美景中不能自拔,拍照,拍照。终于走出峡谷,来到水库边一家农家饭店,早到的队友已经吃上了灶台水库鱼。等到后队到来,吃鱼的队友也已肚饱志满,一同上车返回。

2019119
























O不说也罢O发表于2019-11-15 17:18  
分享到 
赞过
(966次阅读/6个评论/13人赞过)
    伊森Eason
    枣子生产地之一。
    小玄子
    明年枣成熟的季节,再发次活动
    美羊羊
    微笑照片真美
    陈凯-3
    柿子更好玩,随便摘。
    梅花雪
    一天最后一张
    梅花雪
    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