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龙聚到老王家的后河腐败之旅

这次去后河,从龙聚峡进入。
18号周五,我们下了小车,来到龙聚峡谷口,屏声凝气,忽的发现头灯好像没什么用处。抬头一看。十四的月亮,又大又圆。早早的悬在天空中。好像就傍在龙聚峡口,傍在垭口,傍在后河河面。我们到达山头向下望去,月光淡淡的洒满了各处,越发有点偷偷摸摸的感觉。当然,偷来的感受总是比光明正大来的刺激,子夜的空气及其深沉,后河的白色反射着月光,心也跟着沉浸下来。

 


【换个地方,吹牛喝酒】

不着调,都在黄调上。离开有固定模式的城市,来到荒野之外,大家放松,话题百无禁忌。这是口味重一点的PARTY,可正如三昧所说,大家言及的话题,刚开了个头,却没深入说。仿佛才将勉强露了大腿,又把衣服穿上了。黄调子话题,非得有一个不谙世事的掺和,一脸不解的表情和发问,深得上道之人欢喜。全是重口味之人的话,聊起来太武力。

 

一共大概吃了四顿火锅,放了两次锅底。头天中午一顿萝卜锅底的重庆火锅,牛肉,羊肉,油麦菜,金针菇,香菜,某种青色白菜,娃娃菜,海带,鱼肚,毛肚,鱼丸,土豆,红薯。这是何等的盛况。从早吃到晚再到夜宵,熟还是没熟?不再重要。白酒、啤酒、花生米。反正是把腐败进行到底。

 

【一言不合焚琴煮鹤,两情相悦脱掉衣裳】

扎营地点是在老王家。老王家处于后河北岸一块空地上,房舍依山旁水,主房坐北朝南,近有山泉,远有山林,清晨鸟语花香,夜晚炊烟升起,人与自然,和谐至此。如今已是人去楼空。盛时,老王,养鸡,养马,种树,俨然世外桃源般逍遥。顺便给过来耍的驴友提供便利,卖酒,做饭,尤其是柴鸡和鸡蛋十分天然好吃。

却老王家和众多驴友两情相悦,为何要被拆散?还不是那发神经的“有关部门”。以封山育林为借口,赶走老王,害的驴友每次来后河不得不背负足够多的干粮,再也吃不着美味的柴鸡了。


这山泉在初春盎然之时,涓涓细流,清澈犹如小孩子的眼眸。遨游领队便在此泉水边,洗了无数的菜,洗了有数的碗;生平第一次杀生——杀鱼,还上了瘾。
初春的后河自有一番景致。在我看来,除却南方没有的具有北方巍峨气象的山之外,还有这冰河。这个时令,雪和冰尚在。任凭冰河之下有胆大的暗流直奔库尾,冰河表面依然稳稳当当,厚重的登山鞋踩在上面,咯吱咯吱,脆生生。遇到滑溜溜的冰面,就溜冰了,幻想有几只雪橇犬就好。


库尾在春夏的风景,有人赞为“北方小漓江”。当我们到达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河里的鲤鱼。山民早上四点即来捕获鲤鱼,到了下午,收获多多。我们带走三条鱼,一条机灵,一条垂死,一条呆呆。三昧一路呵护,生怕路上鲤鱼就死了。找到小水洼给三条鱼分别“放风”,机灵的一下水就活泛,琢磨怎么出去;垂死的依旧垂死,呆呆的臣服于命运。


只不过,不管三条鱼有谁更聪明,在我们的蹂躏之下,死法都有点憋屈。被炖的清淡一条,被烤的外焦里生一条,被生鱼片一条。

 

【偏要问你从哪里来】

后河落日之后,比清晨更沉寂。篝火取暖,再好不过。放声大笑,放声大唱,在这山谷里,也无撼任何一个隐匿的生灵。 还是3月,天干物燥,树叶还没发芽,浓烈的篝火容易引起山火,所以现在还是封山季,我们偷偷进来的。


这个晚上,我们围着火锅,唱着歌,突然,从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原话我没听清,但大意是山里禁止篝火。当时,天暗下去,但也没全黑,远远看见有个人向我们走近,大家下意识觉得可能是护林人搅局来了,霎时安静一些。忽然,三昧说,“看着很像万峰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只是“像”,但当这人越走越近,面目越来越清楚之时,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崩裂了。原来,来者正是万峰。


三昧一跃而起,我心下猜:“三昧会如何欢迎万峰?”三昧飞跃而起,狠狠的朝万峰..踹..过去...  那劲头,跟孙猴子举棒打妖精一个段位。(噢,明白了。非踹,不能表达那浓烈的情感兮~)


几个大男人亲热完了,剩下无比的诧异。万峰,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来的?


当该强人心里打定主意要来后河一刻,说出发就出发,虽然打大家电话都不通,虽然手台也联系不上,虽然从没来过后河,还是拿着攻略地图,打了几个问询电话,便直奔后河而来。万峰脚力好,眼看太阳还没落山之前,就翻过小山,来到河边。

 

向左走?向右走?


向右。小跑奔向一号营地,远远看见帐篷,以为是我们大部队,也吓唬人家喊着“严禁野火”之类,甚至人家信了!还准备灭火,怎奈万峰走近,万分尴尬,原来不认识的。向左。冤枉路是走了,但毕竟知道方向了。走着走着,便发生了万峰朝我们喊话的一幕。


我们均为之吓的不轻,深感担忧:要是万峰你在天完全黑之前,没找到我们呢。 万峰回答的语气颇镇定自若:还没找到,就决定在岸边废弃的房屋里睡下了。幸亏我们扎营之地并不太远。



【受戒】

 

二狗说,夏天要去名寺里修行。我第一反应是:那里能上网吗。

 

第一回见到二狗,是在大同火车站,第一回惊于二狗的言谈,是在去往镇川的出租车上。之后再多次见到他轻微荒诞的言行,便习惯了。二狗在行动言语上略显癫狂,却又谦卑;于外表始终不肯昂首;欢乐起来仿佛失去了控制,落寞起来仿佛被抽了筋。众人让他去山上拾柴,半响回来竟抱一棵树回来。-end-

 


“惟空谷寂寂,有幽人抱贞独。时逍遥以徜徉,在山之麓。抚磐石以为床,长林以为屋。眇万物而达观,可以养足。惟清溪沉沉,有幽人怀灵芬。时逍遥以徜徉,在水之滨。扬素波以濯足,临清流以低吟。睇天宇之寥廓,可以养真。“

芹菜发表于2011-03-24 23:22  
分享到 
赞过
(3024次阅读/14个评论/1人赞过)
    二狗Double Dog
    感情很深,忘不了十年前的醉梦。
    小倪
    能告诉我,泉水的具体位置么?后山大概多远
    饼饼
    我依旧清晰的记得三昧给万峰的那一踹,感情那个深啊!!得意
      我勒个去,万峰算是没坠毁。
    曦曦
    我好怀念曾经无数次住在老王家的日子。
      一去不复返~
    北国
    老王家后边的泉水冻冰了吗?

      您这是安的什么心~要是冰冻了,咱吃啥喝啥。

      水流很小,顺着水搭的沟渠被腐叶填满,周日早上,有两个中年驴友,还为沟渠清理了树叶。

    三昧
    我偷走了!放到空间去了!!
    小兵
    还有雪呢啊?

      有哦,河面上都是,山上基本上没了,倒是密集松林的小路上有些残雪。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雪

    蒙泰恩
    生动有趣~~呲牙强

      当时情景是挺好玩的